让儿童在闲暇中成长

作者:佚名阅读量:1393发布时间:Apr 14, 2009

摘要:无描述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31条规定:“儿童有权享有休息和闲暇,从事与儿童年龄相宜的游戏和娱乐活动,有权自由参加文化生活和艺术活动。”

学会利用闲暇时间,对个人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一位心理学家的话值得我们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都是在业余时间拉开的。”在希腊文中,“学校”一词的意思是“闲暇”,他们认为,闲暇时,一个文明人自然会花时间思考和学习。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在他的名著《爱弥儿》甚至这样说,“阅读是童年的祸害,因为书本教我们谈论那些我们一无所知的东西。”这话虽然过于激进,道理确是有的。法国教育家朗格朗也认为,教育既要与劳动联系起来,也要与闲暇的时间联系起来。闲暇教育的主要任务和内容是:培养科学的闲暇观,形成积极的生活态度和主动的创造精神;发展人的志趣、才能和个性;培养享受丰富的精神生活和陶冶性情的能力。

英国教育家斯宾塞认为,多数儿童天生就是博物学家,如果受到鼓励,很容易从漫不经心的观察进到仔细的和深思熟虑的观察。在王承绪先生的《斯宾塞的生平和教育思想》一文中,我们看到了斯宾塞的童年:在星期六下午和类似的休闲时间,到乡间闲逛,寻找篱笆旁边的宝贝。在他童年时代,他跑遍了他家附近的地区,熟悉每一处篱笆。春天,他寻找鸟巢,采集紫罗兰和玫瑰;在下半年,有时采集香菇,有时采集黑莓,有时采集蔷薇果和山楂果,酸苹果和其他果实。在这些野外闲逛中,除了是一中锻炼和满足他对探险的热爱之外,他得到各种事物的知识,各中知觉得到有益的训练。斯宾塞的父亲不对他进行任何形式的教学,而引导他从事智力性质的昆虫学研究。经过一段时间,他收集了相当多的蛾子、蝴蝶、蜻蜓、甲虫。他是那样兴奋,一度他早上六点钟出发,追捕这些博物学宝贝。他父亲还鼓励他画他所捕捉活饲养的昆虫。由于这些实物都是他自己获得的,因而对他分外有激励作用。

在《夏山学校》,尼尔的自由主义教育理念得到了完美的贯彻实行,“学生不会被强迫上课”,兴趣被放到了首位,甚至教学都不需要什么方法,“如果学生想学的话,不管你使用什么教学方法,相信他都可以学会。”“下午一律自由活动”,这是尼尔的教育理念。我在日本教育家小林宗作先生的巴学园和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帕夫雷什中学,也都看到了这种教育理念的回响。自由活动,并不是无边无际的散漫,在夏山的下午,中班学生在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大班学生则在玩机器和无线电,或者在忙着制图和绘画,有的在户外游戏,有的在室内修理自行车,做船或者手枪。下午茶后,小班的学生喜欢听别人讲故事,中班则有的喜欢到美术室里画画,剪花纸,做皮影戏,编篮子,大班的学生喜欢做陶器,也喜欢去木工室、金工室。晚上,有的看电影,有的则去听校长尼尔的心理学讲座,有的去参加舞蹈,排演话剧。天气晴朗的日子,男孩子们喜欢远足,女孩子们则在房屋附近活动,用布和线作工艺品。

在小林宗作先生的巴学园,每天早晨学生都是从自己喜欢的科目开始学习。老师在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就将一天里要学习的问题点都写到了黑板上,如果大家都非常努力,在上午就可以把一天的内容都完成了的话,那么下午一般就会去散步。一年级到六年级都这样。在散步的时候学习,是巴学园的一大特色。老师会在油菜花旁边停下来,问同学们大家知不知道油菜花为什么要开花啊?然老师就会开始讲雄蕊和雌蕊的知识,同学们则蹲在一边观察油菜花。老师还告诉大家,那些忙忙碌碌的蝴蝶和蜜蜂也在给油菜花帮忙呢。对孩子们来说,“散步”的时间是自由的,是可以尽情玩耍的时间,但事实上,也是可以学习理科、历史、生物等知识的宝贵时间,这一点,孩子们却不知不觉。

在帕夫雷什中学,老师们认为,学生应当有同花费在学校课堂上一样多的空闲时间。这在学龄晚期尤为重要。“只有当孩子每天能按自己的愿望随意使用不少于57个小时的空余时间,才有可能培养出聪明的、全面发展的人来。离开这一点去谈论全面发展,谈论培养素质、爱好和天赋才能,只不过是一些空话而已。”“我们不允许让学生经过课堂几个小时紧张的脑力劳动之后再去把着课本学习,这样会使大脑疲惫不堪,智力变得迟钝,尤其使学习兴趣受到挫伤。”为此,学校还规定,“教师和家长要竭力做到使学生在课桌上的学习和家里在桌子上学习的时间,一年级总共不超过2小时,二年级不超过2.5小时,三年级不超过3小时,四年级不超过3.5小时,五六年级不超过4.5小时,七至十年级不超过5.5小时。”帕夫雷世中学的课外活动也纷繁丰富:电器装配、钳工、试验园地、农庄田间、果园、养蜂场、畜牧场、野外炊事、跑步、户外探险、考古、露天宿营、滑雪、行军、嫁接果木、游泳、割草、烤面包等等。

真正产生意义的学习不是在课本里,而是在活生生的大自然里,在学生的日常生活里,在他们的社会活动中,在家庭,在一个个具体的生活场景里。在澳大利亚南澳州,生活教育无处不在:一些学校利用太阳能发电,冲厕所用的是学校收集的雨水,“游学”是教育部规定的一门重要课程,教师领着学生作为正课到历史自然景点、国会、博物馆参观学习,让学生们在实际的场景中学习政治、历史、地理、文化等。

自由和兴趣是产生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的前提,遗憾的是,我们已经离的太远太远。

我设想有那么一天,我们的学校也能“下午一律自由活动”,不必怕可能出现的“混乱”,只要我们给学生提供足够的图书馆、博物馆、试验园地、专家讲座、天文馆、物理实验室、化学实验室、生物实验田、心理咨询室、运动场地、舞蹈场地、甚至练武场,我们的孩子就可能发展他们的兴趣,爱好,锻炼出健康优美的体魄,培养出良好健全的人格,我们的未来会怎样的一派生机勃勃!

我常想起巴学园里的那个阿泰,上课时他总是一个人呆在他的酒精灯、试管、和烧瓶旁边,再不然就是自己在座位上度很难的科学书和物理书。这个阿泰,就是山明泰二,现在是日本著名的物理学家,是美国伊利诺伊州大名鼎鼎的“费米国立加速研究所”的副所长兼物理部的部长,手下有140多位物理学家在那里工作。

这个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的小男孩,也会是我们的未来吗?